[生活] 來菲第一次就醫─夜半時分掛急診

來菲律賓這麼久了,一直都還算是健康,即便發燒感冒,也都還有自備的成藥能夠先擋一擋,說到真的要進醫院的機會,可說是微乎其微。

但是,人就是不能靠勢,繼上個禮拜莫名大發燒跟拉肚子到求助聖公會中學吳主任那在當中醫的先生之後,這禮拜才剛從蘇比克玩回來,竟然就在半夜洗澡的時候發生了意外。

事情是這樣發生的,當我十二點多在洗澡的時候,腦子裡面一直在想著退伍之後要幹嘛,要不要留在我現在服勤的單位?如果要,我要怎麼談薪水,我要怎麼開條件,或者是,我應該能夠創造出什麼不一樣的價值,讓單位願意付比平常稍高的薪水收留我?(因為本地的薪水都開得極低,要不是為了使命感,在現實考量下,很難有意願留下來)

結果想著想著,不知道為什麼好像茅塞頓開一般,突然就想到了好幾個方法,能夠有利於我的談判,就在我正深思熟慮怎麼把這些點好好地串起來的同時,不知道怎麼了,我的右腳突然一滑,當下那個瞬間我想說,偶爾會這樣,應該沒關係,趕快再用左腳去平衡,可是真的不知道怎麼了,完全無法平衡,我突然兩隻腳都滑開,整個人「砰」的一聲,重重地摔在浴室的地上。

當下我只覺得:「乾!好痛!」然後就開始要緩慢地爬起身來,這時候猛然發現,完蛋了,我的左肩膀整個掉了,整隻左手動彈不得,痛得要死,當下我只覺得好痛好痛,趕快用還可以動的右手拿起也掉到地上的毛巾把身體擦乾,然後用單手把內褲穿上(為什麼要描述這個細節,是因為我真的覺得當下還能做這些事情很不容易),走出浴室。

走出浴室之後我想了想,覺得實在是痛到不行,決定先把肩膀的狀況自拍下來,看看現在到底變怎樣。

IMG_4596△已經可以看出往下掉的肩膀。那個紫色的點不是草莓,是痘痘啦。

這時我便決定開始求救,還好另一間學校的役男家偉還沒睡,趕快把這張照片傳給他,請他幫我問問我們共同認識的醫生,看該怎麼辦才好。

line△我痛到用iPhone的語音辨識來打字,因為根本痛到沒辦法打字只能講話啊哈哈。

平常在半夜總是慢到炸開的網路,在這個時候挺有良心,照片馬上就傳出去了,過沒多久,當我還在床上因為疼痛而獨自呻吟著時,家偉馬上打給我,跟我說那個醫生要我馬上掛急診。

於是,超有義氣的他就叫我在家裡等他,他馬上過來找我。

這時候我就開始用一隻右手完成接下來的所有動作,舉凡把褲子穿好,找了件吊嘎披上身,拿出錢包跟i-card(我們在這的身分證),拿起手機叫uber到巷口,出房門把房門上鎖,走出校門把校門上鎖,一跛一跛地走到巷口等uber跟家偉到,於是就上車到其實就在家偉所在的聖公會中學旁邊的光坦紀念醫院掛急診,路程很短,只有5分鐘,車資也才57披索(約台幣40元)。

IMG_4646△從我宿舍巷口到光坦紀念醫院,超近,就算搭三輪車也要超過50,而且我手都已經脫臼了還坐三輪車震來震去,誰受得了,uber真的是好朋友啊嗚嗚。

抵達醫院之後,走進去急診室,醫護人員問了我怎麼回事,我指著我的肩膀給他看,他就立刻拿了輪椅讓我坐下,然後把我推到旁邊稍等,接著一位護士拿了表格來讓我填寫,填寫完跟我要了i-card,然後我就陷入了無窮無盡的等待。

IMG_4597△請家偉幫我側錄,因為這時候真的痛到受不了,整個臉都揪在一起。

IMG_4600△好不容易等到表格過來,發現原來左手受傷的時候,連右手都還蠻難寫字的,兩手的平衡總是在失去一邊的時候才知道有多難能可貴啊!

這段期間整間急診室加上我只有兩位病人,醫護人員比病人還多好幾倍,但是我還是等了很久,實在是不知道在沒效率什麼,不過這就是菲律賓,當下的我一直告訴自己這就是菲律賓效率,至少我現在人在急診室了,比較不會有大礙了,我們要心存善念保持正向樂觀的態度,才會遇到好的事情,不可以被負面情緒壟罩等等,在不斷地催眠自己之下,終於在二十分鐘後,有人來把我推去照X光了,感恩__啊~

IMG_4604△總覺得一個人面對X光室有一種莫名的惆悵,所以硬要請家偉幫我拍照,我想在這麼危急的時候還能用這種方式調適心情,應該也是很重要的態度吧哈哈。

IMG_4605△照X光的時候,這位小哥一直要我把肩膀靠在後面的機台上,拜託你是沒看到我已經痛到不太能講話了嗎,而且整隻手都掉下來了,竟然還要我靠在機台上,你有事嗎~~~後來我直接跟他說sorry, I can’t他才善罷甘休,雖然我知道他是要我靠在機台上,X光才會照得比較清楚,但是我就是靠不上去啊啊啊。

IMG_4607△都已經拍完X光了,還不讓我坐回輪椅,要我先坐在這個高椅上,但是也沒說下一步要幹嘛,就只是叫我等,反正來菲律賓什麼事情都是等就對了~等了十分鐘,他們才進門,然後把「放在X光室門口」的輪椅推過來,要我坐上去,OOXX,剛剛一照完就叫我坐上去不就得了嗎?

照完X光之後,我被推回病床旁的空位繼續等待,再過了二十分鐘,終於有一位年輕的醫生過來,怎麼看都像是華人,於是問他會不會講福建話,果然會,雖然不太流利,但至少會說了,他跟我說我的骨頭現在不在對的位置,等會要把我的骨頭喬回去,但是要先注射一些藥劑,包括肌肉鬆弛劑跟麻醉之類的,然後護士們正在準備,要我再等一下。

於是我就再等了十分鐘,好不容易護士才帶著那些東西來,開始要打針,因為等會要打那些藥劑,所以她得先把靜脈注射管打進來,於是就開始找著我的血管,扎進皮膚裡面之後找啊找都找不到,在我的身體裡面撈了三分鐘有,最後才拔出來說嗯,沒有血管,要再找另外一根血管。據在旁邊親驗目睹這一切的家偉所言,他光看都快暈針了,我自己也被扎得不知道是緊張還是怎樣,頭也暈得不得了。

後來換了另一位護士,這位護士來,大概三十秒不到就把靜脈注射管扎好了,真的覺得會不會打針差很多啊!

IMG_4614△於是手上就有兩塊棉花,上面沒注射管的就是第一針撈了三分鐘的洞,現在光看我手都軟了,那時候真的被扎得好~痛~啊~

接著,因為我實在是太緊張了,我還跟護士說,不然我們現在來唱歌好了,她們就大笑,可能想說為什麼我現在還有心情唱歌吧,但我真的覺得很不舒服啊,總不能一直罵髒話,菲律賓人又那麼愛唱歌,不如就入境隨俗一下。

正當這麼想的時候,我就唱出:「Sayang na sayang talaga~」,護士們瞬間驚呼,驚訝著為什麼我會唱這首,其實這首歌是菲律賓很常聽到的流行歌啊,因為真的蠻好聽的,我就把副歌那一句學下來了哈哈。

接著就開始注射那些藥劑,打完之後我就繼續等待。大概也是過了十分鐘之後,醫生帶著男護士來了,把我從輪椅上移到床上,用毛巾鋪著,然後就開始喬我的肩膀,因為我打了那個藥劑之後腦袋也比較不清楚,所以詳細的狀況就有點忘了,總之就是幾個瞬間,痛的時候我會哀,醫生就會緩下來換個角度,沒多久之後我的肩膀就被喬回去了。

IMG_4615△不知道為何有一種被圍觀的感覺,但當下真的覺得很緊張啊。

好不容易喬完之後,眼看我的手也比較能夠動了,大家都為我開心,鬆了一口氣。我也覺得終於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於是就等護士拿帳單過來,準備來面對最現實最可怕的「付帳」了。

果不其然,帳單真的直接讓人傻眼啊!

IMG_4623△Emergency Room 1,065.14/X-Ray 1,687.5/CSSR Dispensing 260/Pharmacy 673.53。Total 3,686.17。

好吧,這時候朋友都會這樣安慰我:「錢財乃身外之物,平安最要緊。」但是這個價格實在是讓我心淌著血啊…

這一次的急診費用高達₱3686.17(約等於新台幣$2561.16),在國外看病本來就這麼貴,這時候又特別懷念起臺灣的健保啊嗚嗚。

BUT!如果只有這樣,那也就算了,真的。

當我付完錢準備要離開醫院的時候,護士攔住我,跟我說還要另外付一個費用,是給醫生的看診費,3000元,而且沒有receipt。

當下我們傻眼,心裡想著這筆錢這樣合理嗎?為什麼不在醫院的收據裡面?為什麼要另外付?而為什麼又沒有收據?這到底是為什麼~?可是當下已經三點,我們一心只想著要趕快回家休息,而看她們也覺得理所當然的樣子,我只好先跟家偉借了這筆錢,付了護士之後我們便離開回家。

也就是說,我這次的看診就花了₱6686.17元,也就是台幣$4643元…怎麼這麼貴…

後來問了很多在地的老師們才知道,原來真的有這筆醫生費要付的,還有的老師跟我說要記得跟他殺價,拜託,我都付完錢了,怎麼知道啊啊啊~早知道就跟他說老子都看完了不爽付,閃人!但人生地不熟,沒那個種啊,唉~

總之,這次的經驗相當難得,雖然有點哀怨,但也沒辦法,也許真的就像朋友講的,平安最要緊吧!現在就讓肩膀好好休息,等它恢復囉,希望不要礙事太久才好!


Feb 17, 2016 updated

前幾天去拿到了X光片,看完X光片覺得手沒斷掉真的是不幸中的大幸啊!

IMG_4859

Facebook Comments
If you like it, just share it...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Google+
Google+
Email this to someone
email